□通訊員 張子青 章琛
  金陵晚報記者 蘇麗萍
  每當華燈初上,人們帶著一身疲憊回到家中時,一群道路設施隊的畫線工人已經開始奔赴到工作崗位。次日清晨,嶄新的路面標線讓剛出家門的人們眼前一亮。昨天,記者在南京市第一醫院的病房內見到了一名受傷的畫線工。據悉,他就是日前凌晨在長白街上畫線作業時,被一輛小車撞傷,畫線機上滿滿一車黃油漆全部潑灑到他身上,導致他眼睛睜不開,嘴巴張不開,勉強依靠鼻腔呼吸……
  凌晨作業
  畫線工被撞傷
  昨天上午,記者來到南京市第一醫院急診科,在該科病房內見到了正在掛水治療的畫線工老李。據瞭解,老李今年已經54歲了,從事這一行也有十多年。
  那天是5月23日凌晨,當時老李正和其他隊友一起在長白街江蘇省戲劇學校門口進行畫線作業。老李表示,當時路面的燈光很暗,他正在進行畫線工作,就聽到一旁的隊友大喊道:“快讓開,有車。”
  老李這樣告訴記者:“我當時的確聽見了隊友們的呼喊,但由於車速太快,當老李反應過來時,車已經開到我的面前。”他根本讓不開,就這樣被那輛小轎車撞倒在地,頓時一陣劇痛,老李哎喲叫了起來。
  “幸好他剎車了,不然我肯定受傷更重。”儘管老李如此幸運。但這輛小轎車不僅撞倒了他,還將他的畫線機也撞翻了,一車的黃色油漆從頭到腳潑了老李一身。當時,他就聞到一股刺鼻的油漆味,從頭上淋了下來,滿頭滿臉滿身都是。
  吸入性肺炎
  皮膚被灼傷
  當時,接診老李的是該院急診科興源副主任醫師,他告訴記者,當老李來到醫院時,他的頭、臉、胸、雙上肢、前臂等,凡是裸露在外的皮膚上面都是厚厚一層油漆。雙眼和嘴巴已經被油漆封死,幸好鼻孔留出縫隙,不然人也會窒息而亡。
  在隨後的檢查中,發現老李右側肋骨骨折,然後用胸帶進行固定,掛水消炎。這時,興源副主任醫師找來剪刀,將老李身上的衣服全部剪開。
  大約花了數小時,興源和他的助手才將老李身上的黃色油漆皮給“扒”了下來。由於油漆有一定的腐蝕作用,老李的皮膚還是被灼傷了,紅腫不已,經過數天的治療,紅腫已經消退了。目前,老李還存在吸入性肺炎,正在醫院進行治療。
  道路黑暗不封閉
  畫線工不安全
  據悉,一般來說,標線乾透的時間為1至1.5個小時,到了酷暑,乾透的時間為20分鐘。
  “施工過程中,我們時常會遇到一些車主,強行將隔離設施挪開,開車從新標線上駛過。如果線沒乾透,車胎就會把油漆帶到其他路面,原標線也得重新畫。”在採訪時,一名前來探望的工人說,被帶到路面上的油漆,得用稀料清洗再用鐵刷子刷,才能去除。勞動成果不被人尊重,這是工人們最難以忍受的事。
  施劃標線工作的時間,一般都在深夜。此時,路面上車輛稀少,便於加快施工進程。但隨之而來的問題是,機動車行駛速度比平時快了很多,極易發生交通事故。據悉,幾年前有一名技術工人在施工時,突然被一輛疾馳而來的車撞倒在地。經過長時間搶救,才得以保住性命,但身體卻落下很多後遺症。
  “事故發生以後,那名工人的家屬說什麼都不讓他再幹了。”老李如是說。據悉,後來,這位被撞傷的工人還是離開了這個崗位。  (原標題:畫線工凌晨作業被車撞)
創作者介紹

mini

ixhqigkue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